首页 >> 房产>> 2019,看书这件小事

2019,看书这件小事

2021-10-11 06:35:02 作者:黑龙江省密山市 
老书店消失不见,新书店里拍照声不断,如今书店早已变了模样,当手机电脑成了人们的精神食粮,年轻人喜欢松弛的休闲时,在售卖咖啡和文创的书店里,人们愿意拿起一本书看,似乎也还不错呢。


我最爱去的书店,没撑过这个夏天,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,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……新裤子乐队在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里如此唱着。2019年,北京书店关得特别多,书迷们闻讯而来,想再多看一眼。与此同时,北京又迎来晓岛、钟书阁和多抓鱼们,西西弗也在大商场里不断开着新店。临近年末,北京第一家24小时书店三联韬奋书店总店重新开张,读书人满怀欣喜如约而至,为重逢感到庆幸。老书店消失不见,新书店里拍照声不断,正如从前人们去书店买书,“我扑在书上,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”,而如今书店早已变了模样,当手机电脑成了人们的精神食粮,年轻人喜欢松弛的休闲时,在售卖咖啡和文创的书店里,人们愿意拿起一本书看,似乎也还不错呢。




01

与爱去的书店道别

 

今年6月,三联韬奋书店海淀分店因经营不善,宣布闭店。这家书店在清华大学同方广场开了4年,是三联在北京开设的第二家24小时书店。在高校周边开书店,受众以消费能力有限的学生为主,同时还需要承担因双倍的营业时间而带来的成本增加。

 

临近年末,“拆迁在即,现场甩卖”半年之后,离三联书店不远的前流书店也要关门了。这是一家在清华大学西门附近开了12年的二手书店,读者经常能在此淘到一些便宜的旧书。有位退休的老爷子说,他喜欢这里的氛围,“看书自由、谈论自由,讲话不必捏着嗓子,觉得闷得慌,嗑上半天的瓜子也未尝不可。”


△前流书店。图/微博用户@一朵酥酥


前流书店的老板吕红松说,实体店虽然不在了,书还能继续在网上售卖。在电商时代,实体书店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多,店租高、消费人群减少,书价与网售价相比不占优势、利润微薄。

 

北师大东门的盛世情书店,已经开了20多年,店内从天花板到地板都塞着密密麻麻的书籍,文史哲品类丰富,尤其各种优质出版社淘来的小众书、绝版书,在海淀大学区小有名气。如今这里一直在撤店甩卖,老板打算以后只在线上卖书,在此之前尽量把库存清掉。


△11月初,即将闭店的老书虫。新京报记者 余华尊 摄


如果说个体书店因为太传统、太旧派而经营窘迫,那老书虫的关张让人难以接受。11月5日,老书虫称因面临拆迁问题,书店将于11月中旬闭店的消息,很快就刷屏了朋友圈,至11月17日营业的最后一天,到店的客流有增无减。

 

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老书虫曾被旅行指南《孤独星球》评为全球十佳书店之一,是集吃、喝、读三位一体的外文书吧。它每周会定期举办各种文化活动,脱口秀、文学讲座、鸡尾酒会、古典乐欣赏……不同国籍、不同身份的来客,聚在三里屯这个奇妙的地界,平等地交流碰撞,看上去斯文、高雅又时髦。

 

02

读书人的精神家园

 

“外面的世界很嘈杂,但自己要把心态放平和。”在大栅栏附近的胡同里,有一家名叫内观堂的书店,卖各式各样的老物件,30多平方米的小屋被填充得满满当当。

 

说是书店,其实书只是这里的一部分。历史人物、连环画、旧外文、杂志、课本占据了整整一面墙。除此之外,各个年代的老式相机、煤油灯、旧旺板、废弃粮票供应证、电影放映机,都在内观堂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
△内观堂书店。新京报记者 徐晶晶 摄


内观堂的“堂主”代煜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阿姨,十年前因内退,开了这么个不赚钱的书店,为的就是图一乐呵。可要是换成为生计打拼的年轻人,还能这么乐呵地开下去吗?

 

“办公室房租、仓库房租、每天的人力和物业支出……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,这些资金压力对于初创公司都是不小的挑战。”明年1月,租书小程序“小木屋图书”即将迎来一次大型的图书搬仓行动。

 

出于成本考虑,这次“小木屋图书”的仓库将迁出北京,进入廊坊。这家于2017年末正式上线的租书平台,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求助文章,呼吁会员们在搬仓之前,尽可能多地借走图书,以此减少打包和运输的费用。


图/读库微信公众号截图


相似的求助也发生在读库身上。11月,创始于2005年的出版机构读库面临第六次搬迁,发文求助读者买书,借以减少搬迁周转的成本。“八百年不打折”的读库,在此次清库存活动中,给出了“全线八折销售”的优惠。

 

一时间,读者向读库表达感恩之意的文字,像雪花一样袭来。姚晨连转了两次《来自读库的求助》,陈晓卿也在微博留言助力,一位读者留言,“我拥有读库自创刊以来的所有读本,且心中一直将素未谋面的读库创始人张立宪先生当作‘自己人’。生而为人,言出必行:我,会购买读库此次活动的大多数书籍。谈不上什么‘助’,读书尤其是读自己喜欢的书,是助己。”

 

还有一些热心网友的留言,为读库提供了新库房选址的信息,甚至直言要给读库捐钱。《来自读库的求助》文章发布当天,读库在京东平台上的店铺成交额,是10月日均成交额的近300倍。

 

寒冬来袭,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。情怀不一定大于天,但是谁都不容小觑它的力量。

 

03

一家书店应有的样子

 

独立书店相继关张,一个时代似乎正在离我们远去。但是,实体书店真的越来越少了吗?事实未必如此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9月底,北京实体书店增加285家,同比增长28.1%。


△三联书店的历史回顾。新京报记者 余华尊 摄


就在今天,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,在北京开了20余年的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,迎来了重新开张的日子。这家书店在北京读书人心中有很高的地位,是北京第一家24小时全天候营业的书店,即使在午夜,也愿意为爱书人亮整晚的灯。2017年,三联韬奋书店启动服务能力提升工程,装修改造近两年时间。

 

如今,很多书店被打造成“网红打卡地”,而三联韬奋书店总店虽位于美术馆东街的闹市区,重张后的陈设布置依然朴实,大理石地板、扶手楼梯,还有二层的蓝色玻璃,都还保留着原有的样貌,原来雕刻时光咖啡馆的位置,重张后也改成了图书营业区。


△12月30日,老读者在重张的三联韬奋书店总店二楼挑书。新京报记者 余华尊 摄


工作人员告诉来访者,“保留传统,回归初心。重张的书店,图书分类格局、书架构造和导购路线,遵循三联独有的设计。删繁就简,在充分保证空间舒适度的同时,扩大图书的陈列空间,让读者看到尽可能多的优质图书。”

 

如果说高品质的图书,是三联书店的安身立命之本,更多新型书店则将人们的视野不断拓宽。


△“多抓鱼”第一家线下书店。图/多抓鱼官方微博


“真正的好书,值得被阅读两次。”2019年10月,最大线上二手书交易平台“多抓鱼”从线上走到线下,将其第一家二手书实体店开在了通惠河北岸的大望路电影产业园内。自成立两年多以来,这是“多抓鱼”首次试水线下,目前为试营业阶段,预计在2020年3月左右正式开业,如果能持续盈利,“多抓鱼”线下书店数量还将考虑扩张。

 

2019年6月,初次来京的钟书阁,“颜值很能打”。在此之前,它已经在上海、杭州、成都、西安等地连续开店,每到一个城市,其建筑、设计和创意都会与当地文化匹配,成为所在城市的网红书店。


△钟书阁北京首店。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


钟书阁北京首店虽然开在中关村,却“京味儿”十足。蜿蜒的楼梯,给人一种在胡同里穿行的感觉。错落有致的书架,像一扇扇屏风,书架的开合、转折,将完整的空间切割成“和而不同”的小空间。在个别角落,座椅还会被设计成京剧脸谱的雕塑形状。

 

根据新京报消息,明年1月,钟书阁北京第2店将落户西单老佛爷百货,面积比中关村店还要大。

 

人气爆棚的同时,钟书阁也被质疑,“不像书店,更像摄影胜地,各种长枪短炮和大妈美女,着实不能安下心来看书,书的品质也参差不齐。”“狭窄的楼梯体验很不好,空气不通风,有点头晕。要是想做成景点,倒是挺用心的。”有人呼吁,应该让打卡的人少一些,真正看书的人才能走得进去。

 

04

“城会玩”

 

钟书阁进京,似乎释放出这样的信号:书店,早就不只是书店。如果一家店面只用于卖书,那它只能算是书店的1.0版本。时至今日,书店还可能是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里的特色咖啡馆,也可能是一间既能看书,也能喝茶、吃甜点的茶饮店,或者是沙龙活动和艺术展览场地。

 

各种业态和服务升级,赋予实体书店更丰富的内涵,就连三联这样的老牌书店,也在重张当天通过其旗下新媒体平台直播,尽可能多地吸引年轻人关注。不过无论如何,在北京你都不用发愁找不到适合看书的好地方。


△“晓岛”图书馆。图/资料图片


如果你是文艺青年,那就去“武装到牙齿的文艺青年阵地”——“晓岛”图书馆。年初,“晓岛”图书馆正式对公众开放,“岛内”的14000余册图书,都是各个学科最重要、最经典的书籍,图书、黑胶唱片和电影海报,由高晓松精选推荐。

 

“晓岛”通往二楼的螺旋梯上,每一个台阶都标注了高晓松的金句,“走错路发现世界,走对路发现自己。”“总有些随风,有些入梦,有些长留在心中”。用高晓松的话来说就是,活得再世俗,也要留一丝文艺的光。在高晓松的专属视听室,“岛民”还可以免费享用其个人音乐作品和《晓说》《矮大紧指北》《晓年鉴》的播放资源。


△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。图/资料图片


4月,建投书局·北京国贸店启幕,“传记”是其倾力打造的特色。这里不仅陈列了上万册传记,还辟出独立的自出版传记图书区域,展示已出版的31本自出版传记图书,包含影响力人物传记、商业传记、城市传记、艺术传记等。作为建投书局迄今为止全国最大旗舰店,俱全的专业书籍、宏大的陈列方式、静谧的阅读气氛,这是任何一家线上书店都难以企及的。


图/全民畅读书店官方微博截图


“全民畅读”书店郎园店藏身于古建筑之中,由花鸟鱼虫市场改造而来。设计师在原有基础上设计了阳光房,读者来书店不仅能买书,还可以喝咖啡、吃饭甚至健身、听小型音乐会。夏天的时候,花园读书区的海棠花开时,花瓣随风散落,书迷们心在书中,身体也与自然融为一体。


图/全民畅读书店官方微博截图


位于前门的“春风习习”杂志图书馆,门口是600年前修建的护城河——三里河。它小巧精致,闹中取静,由一室一厅的旧平房改造而来。这家图书馆实行会员制,店内“80%是外文原版杂志”。馆内一共22个座位,人不会多到有嘈杂的感觉,400余种国内外杂志免费阅读。


△“春风习习”前门店。新京报记者 余华尊 摄


2019年,北京共239家实体书店获得相关部门的“年度实体书店项目”扶持,扶持资金近1亿元。其中重点扶持特色书店85家、最美书店10家、最具影响力书店2家,其中既有像钟书阁、建投书局这样的全国知名连锁书店,也有像“全民畅读”郎园店、“春风习习”前门店等“小而美”的优秀书店。

 

05

阅读不打烊

 

2019年,北京“夜经济”提上日程,随着满足消费需求的“夜京城”地标、商圈涌现,“24小时阅读空间”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生活中。


△丰台区首家24小时阅读空间“晓阅时光”。图/北京阅读季官方微博截图


2019年1月,丰台区首家24小时阅读空间“晓阅时光”开门迎客,成为宛平居民家门口的综合文化活动空间。8月,通州区首家24小时书店“阅青山”,正式开启24小时“不打烊”全天候营业模式。12月,中轴线上的24小时书店“中国书店雁翅楼店”时隔两个月再次向读者开放。明年4月,春暖花开之际,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总店也将重启24小时营业计划。

 

图/中国书店雁翅楼24小时店


“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,轻声穿梭在书架间,这里只剩下哗哗的翻书声和轻快的脚步声。书本把人们润色得友好而平静。虽然夜已深,但是书和同样来此夜读的彼此就是最好的陪伴。我享受着这份融入。”

 

5年前,三联韬奋书店总店首次尝试24小时营业,一位读者乘着夜色欣然前往,在第二天太阳升起之际离开。这样的景象,终于又要回来了。


图/三联韬奋书店供图


2019年,老书店关门、搬仓求助让书迷们黯然神伤,新店开业也让爱读书之人充满期待,而在这一年将要结束时,还有像三联书店这样的老朋友久盼归来,“读书又逢新知”,好比时间给我们的最好馈赠。时光易逝,世事变迁,未来的一年,看书这件小事,还请时刻记挂心上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余华尊

编辑 李扬 校对 刘军

评论区
  • 来自青海省西宁市的网友:

    新帖报个到。

  •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的网友:

    被小编盯上了

  • 来自云南省曲靖市的网友:

    我来啦,找到部队

  • 来自河北省安国市的网友:

    不是吧?

  • 来自山西省汾阳市的网友:

    有特色

图吧推荐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中山新闻网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广告
大家爱看
广告
    编辑推荐